灯还没修好

低产,难吃,画地为牢,随心所欲
乐衷把喜欢的凑在一起,无所谓原先是官推还是拉郎
基本是个all受,基本不吃水仙
混乱邪恶


理解角色请看原作,我流同人全是演技
解读真人请看采访,我流同人全是妄想

 

每个喜欢的cp都是特别的,写得趋同是我的能力的问题,独一无二,哪怕同一个人演的,哪怕同一个人写的。

 

[林秦段子|向哨]

*大量二设,捏造名词只为了酷没什么特别意义

*感谢绿绿仔@他的狂


林涛翻了翻档案,指着Psycho-Pass那栏,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局长:“这都能通过审核?”

局长瞥了林涛一眼,冷哼了一声:“这个秦明可是很抢手的,你要是不满意,塔里恐怕再也不会接受我们局的哨兵申请了。”话里话外对秦明能来局里很是得意,林涛怎么会听不出。抛开Psycho-Pass,秦明优秀到让林涛咋舌,只是加上这项就让身为向导的林涛感到有些剧情眼熟。

“怕不是丢过来疗养的吧。”林涛小声抱怨道,夸张地叹了口气,十分故意地看了局长两眼又迅速把目光落在档案上。

局长没好气地看着林涛演戏,待他演完了,只是敲了敲桌面,警...

 

不务正业脑洞

跟绿绿仔锅鱼头圆……不对,过于投缘,结果是脑洞嗨了一个下午,一个字都写。


mark脑洞


绿绿仔的小掌门炒鸡可爱,亲妈心都给他。从招猫逗狗成长到偶尔有点迷糊但很可靠的小少年十分美味。跟随师父在外游历心心念念自己要有个小师弟了把心爱的点心和新奇玩具都收起来准备送给小师弟的竹马回到山上才知道被师父骗了,并没有什么小师弟,还多了个比自己小的小师叔,单方面跟小师叔赌气了两天就玩到一起上天揽月下洋捉鳖了。武当一窝窝萌物。我的竹马魂烧到快狗带了。结果说完跟我说不会写武侠,毒打!

我给蟹黄续了一秒校服裙装情窦初开,结果两人就如果是林秦的场合产生了讨论,畅想了一下怎样合理让秦小明穿上纯情百褶裙...

 

没有,锁了,烦死了。三次元同人圈令人头秃。

 

今天早点睡,明天把番外写完……这个饼都快烙枯了

 

同事:如果你致力于写一切不开心的东西让你的读者不开心,那他们的第一反应很可能就是离开你。懂吗?

所以我开始尝试恢复傻白甜画风。

难以置信,其实我是写搞笑文出道的。

 


你大爷啊,你家tag到底用什么

 

银道面

梅雨潮

跳跳糖

白兰香

张若昀


====

不想做人了

 

美滋滋

 

大雨天,某人居然call我约战开车,我倒要看看她能开个什么车。为了论坛积分也是拼了。

 

可能没下文的脑洞

刚跟秦明告白,还没得到对方回答,林涛就穿回了十来岁。

他跟秦明说起来也算是竹马,但真的熟悉起来却要到大学期间了。想到能弥补两人相处的空白期,林涛有点小激动。

十来岁的秦明像极了骄傲的小白杨,尚未学会理直气壮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对林涛友谊的橄榄枝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却被林涛发现在从那之后秦明就开始了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暗中观察。十来岁的秦明还没开始窜身高,座位跟牢坐最后一排的林涛隔着大半个教室。又被语文老师抽中在黑板上默写的林涛,在全班善意的哄笑声中站了起来。前排的女生今天穿了件红色的外套,衬得同样转过头看向林涛的秦明无辜好奇的目光无端生出些风流来。林涛守株待兔成功,向秦明露出胜利的笑容,惊得...

 

深夜有利于我多愁善感,自作多情,孤芳自赏,顾影自怜……

更有利于我秃头。

啊,赞美!

啊,感伤!

 

考虑把浙江换上海备用,不过其实也不是不能写,就是有点奇怪hhhh

 

今年也盲阻

浙江 叶受

江苏 老张角色受

上海 备用


一年一度的全国命题作文日又到了


 

即使知道不会删我也天天去举报那个带一长串play的奇葩朵朵许黄cut。

不说评论区的恶意和误解up主都没管,

单就说,根本不能算许黄cut,我cp根本不是这样子,我们欢喜冤家(啥)那么纯情的这么剪出来跟卖烂腐一样。

非常不爽了。

虽然奇葩朵朵是个非常不成熟的电影,但是不想被说成那样。


#一天要自行开除二十次腐籍#

#忍无可忍#

 

那些直击灵魂的句子,有人喜欢罩上玻璃罩供着,有人喜欢放手边把玩,理智上我得尊重个人选择,情感上……并不信任完全剥离了语境的传播。

 

虽然有两百年都不看漫画了,但是还是想把鲸吻这个意识流的文写完,估计能两千字写完吧,没啥内容,全是cp幻想。

 

[全职|韩叶段子]一年前的段子

本来想写个失败的求婚,但是一年过去了,忘了。

只记得叶修捧着一大束玫瑰看着韩文清,韩文清把退烧贴拍他脑门上这么个的场景。虽然写出来有点搞笑,但真的是淋雨感冒发烧了。


=======

叶修没想过自己第一次求婚竟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毕竟他跟韩文清之间太顺风顺水,甚至一不留神可能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世邀赛结束队员们回归俱乐部,叶修趁着短暂的假期飞去了q市,霸图也还在休训,韩文清带他去还没建好的国家队基地绕了一圈。他俩在叮叮咣咣声中站了会儿,叶修开始摸韩文清口袋。

韩文清之前是放弃让叶修戒烟的念头了,没想到叶修自己倒是坚持着,戒烟自然是好事,韩文清也由着他,慢慢地,叶修烟还没彻

 

我17岁写的叶秋跟18岁写的叶秋是不一样的。(还要不要脸了)

 

保佑我血糖正常吧,如果这辈子不能吃甜食,大概活是没有办法活下去的……

 

某人说她会写两篇聪剑都能在我前面完结,呵呵,battle吧。

谁输谁1w字以上新坑。

 

你要去表达,尽可能接近自己的心里话。

没有别的办法,除了真诚,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变得游刃有余。

 

没有比lofter更好的吐槽地了,然而为了吐槽还要绑手机号。

人间不值得.jpg

 

祝我生日快乐!希望今年能够习惯,生而孤独。

 

[林秦衍生|谢训x黄剑]他

*及时自奶一口,无剧情,无逻辑

*自拆cp就问我自己怕不怕


谢训看着拦住他的男孩,心中暗道一声巧。

男孩应该是不认识他的,这会儿正小心翼翼地贴在墙边,不断调节掌中镜子的角度观察着墙外。

谢训饶有兴致地盯着他如履薄冰的一举一动,挑了挑眉。

这还是被打怕了吧。

谢训揣测着,没有鄙夷也没有同情,只是觉得有趣。

“行了,这会儿很安全,走吧。”男孩将镜子塞进束口袖里,撑起包带,囫囵地套上挎包,将包往背后一甩。相比刚才,这套动作完成得十分轻松潇洒,看得谢训又是一乐。

“谢了啊。”谢训假模假样地道了个谢。

男孩没料到谢训会搭话,愣了一下,随后回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算是应了谢训的道...

 

不写repo纯粹至少不太好意思抒情,说实话,这电影虽然除了演员没什么特别的加分项,但也真没到难以下咽的地步,除了等待开始的时候我有点紧张,观影过程轻松愉快。

预告都看了,我这人尬点极低,包括受关注的女装预告我都是挡着眼睛看的,然而在整部电影里,预告里那些让我尴尬不已的地方都挺自然的,也大多为推进剧情提供了助力,不单单是为了制造笑点。包括那个函数骚扰,也引出朱珠因为申东更降低了对黄剑的印象分。

我个人觉得这虽然是个极其不成熟的电影,但仍愿意形容为青涩不敷衍,作为观众我并没觉得被当成傻叉。


其实最打动我cp魂的是教室里复盘演算那里,算完黄剑拎起背包说了声走了。

心里大概有一百五十个狗血...

 

[奇葩朵朵|许子聪x黄剑]悦后即焚(上)

 *含剧透,误解向,大量私设。不要害怕,原电影真的是清爽无比的校园喜剧,一点都不伤痕文学

*靠得近的电影院今天都是晚场,不能二刷,太忧伤,把repo写成了同人

*细节,记不清了,绝望.jpg


01

可以说,跟黄剑做舍友的机会是许子聪买来的。


北清(清北?)每个院都是按签到的顺序流水分配宿舍的。新生报到前,许子聪就跟学姐学长们混熟了,迎新当天他雇了个人去签到处帮忙,时不时还送点冰水冷饮过去,就是为了守入学总分第一的黄剑——一方面是源于他对于第一的执着,另外一方面,黄剑这名字承载着他一段不太愉快的回忆。

初中物理奥赛夏令营时,许子聪输给了一个叫...

 

完全ok

并不尴尬

葱黄了解一下,这cp感情线比我想象得自然多了……病床汪汪对峙真是萌cry

 

你笑起来可真好看。

糟糕,我的心好像掉入水中的泡腾片。

 

今天也没有酒

最近想写些梗特虐特酸爽的故事。

比方说受爱得纯粹炽烈,攻铁石心肠疑神疑鬼,最终义无反顾撞得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乏了,却只换来一句“果然不是真心的”。

自己咂摸着怪有意思的。

但又开始唾弃:就这种人有什么值得死心塌地爱的,这受怕不是瞎了罢。


你看看你,不想着把故事编圆,反倒先嫌弃上了,这是完全没有写故事的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