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还没修好

随心所欲
基本all受
混乱邪恶


理解角色请看原作,我流同人全是演技
解读真人请看采访,我流同人全是妄想

 

[全职|大纲文|叶双子]螺旋

*充满了我流二设

*放飞自我

*可能下一篇双子设定就不一样了

*写文才发现对很多事情都是一知半解的日常



叶修留在单位宿舍,母亲应邀去外地授课,叶秋跟父亲趁着这久违的两人早餐时间好好吵了一架。


“叶秋,你哥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这不是有能力没有能力的问题,我哥在外面这么长时间,对这里面的事情能清楚多少?好歹给我个准备时间,现在这情况全靠他自己扛,爸,你这是报复吧?”

“我怎么就报复了?你哥哥不是就喜欢……”

“我知道你还是瞧不起他做这行,一听能给你长面子就什么都不管了!”

“叶秋!不要以为只有你关心哥哥!”


不欢而散。


外面的人都说叶修叛逆跟家里有了争执从而离家出走,事实却相反,真正叛逆的是叶秋。


叶父在双子诞生后没多久就驻外执行任务去了,叶母时常拿着叶父的照片教双子叫爸爸。

叶秋开口说话很早,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爸爸,据说知道这件事的当天,叶父抱着双胞胎的照片猛亲,做什么事都是一脸傻笑一路小跑带哼歌。

叶修说话比一般小朋友迟,长辈们教什么,一双乌溜溜的眼镜盯着看笑得一脸天然,却是自顾自咿咿呀呀,得不到回应的大人们被笑容治愈不是抱着举高高就是一顿猛蹭,转头又去逗叶秋。

叶秋跟哥哥相反,是个爱哭鬼,不太熟悉的人抱会哭,没得到他认可的人贴太近会哭……教他说话重复太多遍他自己察觉到发不对音也会哭,但小哥俩待在一起的时候叶秋大多时候很平静。

大概感受到了大人们的焦急,叶秋甚至开始磕磕巴巴教哥哥说话,虽然只是指着个东西随机蹦出所学词汇,却是一派严肃认真。

许是被弟弟打动了,某日在去外公家的路上,叶妈妈指着天空教双胞胎认云的时候,叶修兴致勃勃地跟在叶秋后面念了一声“yin”,叶妈妈很开心,大儿子终于对说话产生了兴趣,于是就这么教一声“yun”应两声“yin”念了一路到了外公家。外公在客厅跟老战友下棋,叶修对棋类有着非一般的兴趣,叶妈妈打过招呼之后把目光炯炯的叶修丢给自家老爹,把给哥哥捧场闹得累得睡着的叶秋送到卧室睡觉。

外公把棋盒拿给叶修玩,想起小孩子会误食棋子,虽然觉得自家聪明外孙肯定不会干这种蠢事还是端走了棋盒。已经抓了一粒棋子的叶修眨巴眼睛盯着外公瞧,外公哄他交出棋子,老战友在一旁起哄,叶修摊开手,外公眼疾手快收走了棋子,老战友煽风点火让叶修哭,发现棋子不见的叶修愣了一下,四下找找,看到放了一棋盘的黑白子,突然开心地笑了。

“yin!”叶修抱着爷爷的手臂奋力站起来,兴奋地指着棋盘跺了跺脚。“我家乖外孙说我会赢!”外公擅自解读,也跟着激动起来,以一场久违的完胜回击了老战友的嘲笑。

这些事情叶妈妈如数家珍,兄弟俩却都毫无印象。叶秋对小时候最深刻的记忆是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身体都不是很好,哥哥跟着妈妈身后懵懵懂懂地照顾他,因为经常生病,妈妈对他关心更多,但在他迷迷糊糊的时间里,妈妈跟哥哥的交流也没有落下。

生病得再多关心照顾都很难排解一个人静静地躺着的孤独感,而这份情绪对于年幼的叶秋来说像个怪兽,他无法准确的描述,却本能恐惧,挣扎地想逃离。

叶妈妈说有次叶秋病毒性感冒烧得厉害,非要叶修陪着,不管大人怎么说都只一个劲地哭闹要哥哥,大人们怕传染给叶修,左右为难,叶妈妈急得直掉眼泪。不知道事态轻重的叶修小朋友表示,弟弟要陪着那就陪着嘛,以前很多次不也是弟弟睡觉他在房间玩之后弟弟病就好了。叶妈妈被他逗笑了,她的大儿子总是这样,天生一副自己脚下就是路的理直气壮,也不知道随了谁。叶修被叶妈妈包成了个粽子,站在房门口远远看了叶秋一眼,叶秋就彻底安静了下来,叶修拉下口罩说:“你病好之前我不会丢下你出去玩的。”叶秋要拉勾,小兄弟俩隔空拉了个对于他们这个年纪来说十分慎重的勾,默契十足。结果第二天病情好转的叶秋在怎么喊也喊不来哥哥之后觉得自己被背叛了,无论大人们怎么解释叶修只是贪睡赖床也不信,一伤心温度又回去了,闹得叶修差点在房门口打地铺。

“从小就让人不省心。”听妈妈讲小时候的故事的叶修总结道。

之后叶妈妈就再也没有在叶秋生病的时候把叶修送到长辈家了。


……


本来想写个大纲文写写发现其实挺适合慢慢写的,停了好几个月,回头看这文已经死刑也换不了其他风格了,决定记个梗好了。


之后是两个人选学乐器,叶修选小提琴,叶秋选钢琴,叶秋有点生气,入门课学得心不在焉被老师批评,心理更抵触,一直学不上手,回家练琴也完全不得要领干脆饭都不吃一直敲琴键,也拒绝跟妈妈沟通,生自己的气半夜睡不着各种情绪涌上来抱着被子抽泣,听到哥哥翻身怕把哥哥吵醒捂住嘴巴,结果看到哥哥把脑袋缩进被窝里更委屈了。结果第二天钢琴课,放弃了小提琴的叶修跟着叶秋去上课,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的叶秋虽然被各种情绪冲击得有点头疼但学习效果有了质的飞跃。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的叶秋跟哥哥说自己没事,但叶修说小提琴也好,钢琴也好,学什么都一样。

就这样也算形影不离的一起长大,有争吵也会和好,有竞争也会相互帮助。懂事之后,叶妈妈就尽量尊重兄弟俩的选择,但直到叶修离家出走前兄弟俩的个人物品几乎都是相同的。

在兄弟俩刚上初中的时候,叶爸爸外派任务结束回国工作,叶妈妈则开始了繁忙的研究活动。虽然从小有陆陆续续有远程联系,但兄弟俩跟父亲相处的并不太顺利,叶爸爸因为怕影响妻子,很少跟妻子聊孩子的事情。叶秋原本就敏感的性格,撞上父亲军事化的教育方式,父子俩几乎每天都要吵架,而被寄予厚望的叶修顺走叶秋行李离家出走这件事,像盆冰水,让两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叶秋这才回想起来,哥哥在这段时间找到了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而自己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这回哥哥是真的做出了选择,而自己也应该学会成长了。

但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床,叶秋还是情不自禁感到愤怒,身处这有些拥挤的房间,却像置身于曾经恢宏毁于战火的宫殿的废墟之中

……


为了身份证件的事,叶修回来过一趟,撞还拉不下脸的父亲,被狠狠训了一通之后还是放他走了。叶秋知道这件事之后,很难得没有跟父亲吵架。可能只有谈到家庭会陷入自责的叶修没有意识到,从他离家出走那刻起,原本心高气傲的父亲与弟弟慢慢开始学习怎样和家人相处。


随着年龄的增长,叶秋不得不搬出了兄弟俩共同的房间,拥有自己房间的当天,叶秋买票去了H市。到达的时候H市的雨落得正酣,背包和叶修离家出走顺走的一样,叶修拿走的是他的,他只好用他哥的。之前收拾行李的时候忘了放伞进去,这次叶秋没忘。但雨太大了,他只能去M记避雨。广场大屏幕正在直播荣耀季后赛嘉世的比赛,四周路人也有零星讨论,大多是关于“叶秋”的,让他感觉有些不自然。雨势渐小,叶秋推开门正准备出去的时候,身后突然爆发一阵欢呼声,叶秋下意识看向大屏幕——那是他不熟悉的世界。广场上有人大喊着“叶秋”的名字,叶秋循声望去,一些人在雨中兴奋地蹦跳着。在英雄的赞歌中,叶秋离开了H市,提前结束了这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


开头的梗我好像忘了,大致上就是离家多年,叶爸爸其实很内疚想跟大儿子搞好关系,他喜欢什么就让他去做好了,叶秋则非常恼火叶修被扯到这些事情里去,以前他哥迁就他,现在他要护他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害得他哥签了协议不能直接插手俱乐部具体训练和战术指导一副欠兴欣一人才储备梯队的样子让叶秋特别恼火,外面还在不断挑拨兄弟关系,于是父子又开始冷战。


最后是叶修找叶秋沟通,希望老司机带带他,叶秋看他哥真的开始着手新的生活,觉得自己还是太孩子气了,又想起当初他哥离家出走就在自己跟父亲吵架的时候……突然给了他哥一个拥抱(并结束了全文x)。


“……混账哥哥!”



============



天呐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啊,但是对叶家双子之间的关系个人妄想中的一种差不多表达了一下,不能说完全表达出来吧。

主要是拖得时间太长了自己也有点迷糊了……回头读了一遍想起来这篇重点想写的是叶秋年幼的孤独感,叶修对游戏兴趣的苗头,叶秋的好强和对叶修的依赖……这些应该还好,后面就真的写不出来了,包括其实很想写叶修离家出走的各方面影响,不变和改变。有机会再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