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还没修好

低产,难吃,画地为牢,随心所欲
乐衷把喜欢的凑在一起,无所谓原先是官推还是拉郎
基本是个all受,基本不吃水仙
混乱邪恶


理解角色请看原作,我流同人全是演技
解读真人请看采访,我流同人全是妄想

 

[MHA|轰出段子]幽灵的床单下有什么?(上)


*绿谷性转,轰♂出♀

*飞翔的魔女paroX官周万圣节paro。魔女只看过动画,没提到的设定都是自己编的







绿谷将洗好的蔬菜在砧板上码好,如临大敌。

轰在根据外祖母留下的便条辨认调料。

 

长辈们被邀请去主持祭典,两人提出自己解决晚餐问题。虽然经常帮外祖母打下手,但自己掌握厨房还是第一次。从早上上学到下午放学,两人商量了好久晚饭吃什么,是家政课学过的菜色,还是试试网上热门的食谱;绿谷爱吃的,还是轰喜欢的……最终敲定冷荞麦面配炸猪排和蔬菜沙拉这个兼顾喜好和营养但对于两人晚餐来说有些过于丰盛的方案。

 

酱油,糖……轰突然想起被绿谷对晚餐的兴奋度打断的问题。

 

“哎?以为我会扮魔女吗?”绿谷放下刀具。魔药制作中切割的需要并没能锻炼她使用刀的水平,至今切菜也还需要全神贯注。

“嗯。”轰握着装着盐的调味瓶回应道。

“难道说是因为之前我穿着长袍?”绿谷想起自己糟糕的手工,脸腾地红了。

 

原来不是幻觉。

压在轰心头的积雪被簌簌抖落。

 

在他跌跌撞撞走来一身狼狈站在久未拜访的外祖父宅前踟蹰时,屋内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门被轻轻推开,尖尖的帽顶探了出来。

来人裹着裁剪得有些奇怪的长袍,一脸期待又害羞的样子,好像在这里等了自己很久。

“欢迎回来!”橘色的灯光像温柔的风,从她身后吹了过来,将自己拥在这被称之为家的特有的温度之中。

 

这初次见面的场景并不是在此之后高烧产生的幻觉。

 

“那是初中做的魔女长袍啦,奶奶说想看,就拿出来穿了,不是这次的万圣节服装。结果打开门发现不是奶奶,看到你晕过去还以为被我吓到了……嗯……想着重做一件,但好像还能穿,都没有长高的样子……”绿谷说着掂了掂脚,比划了下身高,有点沮丧。

“自己缝制吗?”

“嗯。以前自己的魔法袍大多自己制作,现在倒是不少在网上订做了。”

 

轰焦冻,15岁,因与父亲抗争而离家出走来到外祖母家,突然意识到自己正与一位魔女文化超级爱好者同(一屋檐下)居(住)中……其实中二病也并没有那么让人讨厌,轰焦冻看着喃喃自语的绿谷这么想着。

 

 

“轰君扮演吸血鬼大家都觉得很适合呢。”绿谷敏锐地觉察到了轰的情绪有变,迅速岔开了话题,然而并没能引开轰的注意力。

轰放下调料瓶,看向绿谷,认真道:“绿谷,如果你想,你会是最好的魔女。”

毕竟我曾经因为你推开门的那瞬间以为魔女本该在世界上真实存在着。这大概是你对魔女研究的热情投入让理想照入现实了。

 

绿谷出久,15岁,作为一个普通人,通过母亲熟人的介绍寄宿在同为魔女知情者的轰焦冻外祖母这里进行魔女修炼。还没为轰焦冻撞破自己魔女身份而不安,就发现自己的魔女身份让轰有些紧张,现在,在她还没想到有效缓解这份紧张的方式的时候,当事人对她说,你会是最好的魔女……

 

“绿谷,你怎么哭了?”轰看着忍着一会最终眼泪还是决堤的绿谷,手足无措。

“谢谢!呜呜呜,轰君,我会加油的!”

 

真是个单纯的家伙啊。

看着卖力处理食材的绿谷,轰在心中感叹道。

 

轰真是个好人。晚饭也好,魔女也好,我都会加油,不辜负信任的。

绿谷将袖口挽上去,暗自下定决心。








==============


想法一天三百变,已经不知道自己一开始想写什么了。

文题有关,写得太慢了,暂时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