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还没修好

低产,难吃,画地为牢,随心所欲
乐衷把喜欢的凑在一起,无所谓原先是官推还是拉郎
基本是个all受,基本不吃水仙
混乱邪恶


理解角色请看原作,我流同人全是演技
解读真人请看采访,我流同人全是妄想

 

今天也没有酒

最近想写些梗特虐特酸爽的故事。

比方说受爱得纯粹炽烈,攻铁石心肠疑神疑鬼,最终义无反顾撞得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乏了,却只换来一句“果然不是真心的”。

自己咂摸着怪有意思的。

但又开始唾弃:就这种人有什么值得死心塌地爱的,这受怕不是瞎了罢。



你看看你,不想着把故事编圆,反倒先嫌弃上了,这是完全没有写故事的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