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还没修好

低产,难吃,画地为牢,随心所欲
乐衷把喜欢的凑在一起,无所谓原先是官推还是拉郎
基本是个all受,基本不吃水仙
混乱邪恶


理解角色请看原作,我流同人全是演技
解读真人请看采访,我流同人全是妄想

 

[奇葩朵朵|许子聪x黄剑]悦后即焚(上)

 *含剧透,误解向,大量私设。不要害怕,原电影真的是清爽无比的校园喜剧,一点都不伤痕文学

*靠得近的电影院今天都是晚场,不能二刷,太忧伤,把repo写成了同人

*细节,记不清了,绝望.jpg

 

01

可以说,跟黄剑做舍友的机会是许子聪买来的。

 

北清(清北?)每个院都是按签到的顺序流水分配宿舍的。新生报到前,许子聪就跟学姐学长们混熟了,迎新当天他雇了个人去签到处帮忙,时不时还送点冰水冷饮过去,就是为了守入学总分第一的黄剑——一方面是源于他对于第一的执着,另外一方面,黄剑这名字承载着他一段不太愉快的回忆。

初中物理奥赛夏令营时,许子聪输给了一个叫黄剑的后脑勺圆鼓鼓的男生,丢掉了参与国际交流的机会。不久后,因为父亲的关系,母亲甚至开始阻止他学习物理,直到母子俩为了高考志愿冷战,母亲翻了一宿他珍藏起来的父亲的笔记后,终于疲惫地回了句“随便你”,许子聪才从圆到无懈可击的后脑勺的阴影中走出来……

了吗?

许子聪盯着眼前飘过的弧度令他刻骨铭心的后脑勺,突然想起好像有这么一首歌:

确认过脑勺,遇见对的人。

果然不出他所料,此黄剑就是彼黄剑。

 

“同学,”许子聪调整好心态扯出个笑容,拍了拍正在东张西望的黄剑,“咱俩一个宿舍,以后就是舍友了,请多指教。”

正忙着办理入学手续的黄爸爸好像被触发了什么关键词一样百忙之中突然脱身凑了过来,抢着乐呵呵回应道:“崽崽,这么快就交上朋友啦。”

 

朋友?

当时的许子聪怎么也没想到,直到成为黄剑的男朋友,他才在黄剑的朋友圈驻扎下来。

 

02

来送黄剑报道的,除了黄爸爸,还有一位是黄剑的小学老师。

原本是不至于让老师过来帮忙的,只是出发前最后的晚餐时,护送黄剑入京小分队集体被鱼刺卡住了,只有临时被叫去帮人修车的黄爸爸逃过一劫。小学老师自告奋勇,说也想借此机会看看名校,遂三人成行。

老师当了黄剑四年班主任,对他的印象却仍停留在刚升上三年级时的小可怜样儿——之前的班主任考试竞赛时拿他当个宝却烦了他平日里太活泼,建议父母带他去医院查查是不是有多动症,也不知道被哪些个小崽子听了去,拿这事儿取笑黄剑,待到三年级,黄剑已然沉默了很多。好在换了这新的班主任老师,对他宠爱有加,虽然没能恢复以前的无忧无虑,但也没有继续消沉下去。

其实那时黄剑只是因此发现幼稚的同龄人完全无法理解自己所说的话,所以选择不把时间浪费在这无效沟通上罢了。再之后,沉迷学习的他就忘了这些凡尘俗事,仅记得自己小学二年级考过一次第二。

只是有些事是忘了,有些认知和习惯被潜意识保留了下来,愈演愈烈。

 

03

在成为黄剑舍友的半小时后,许子聪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这个叫黄剑的新物种,刷新了自己对生物的认知。

在他的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伶牙俐齿刁蛮任性、无法沟通只能投降的男性。

 

04

半学期后,许子聪又开始觉得黄剑这生物,还是挺好相处的。

虽然他心情好时毒舌,心情不好时也毒舌,但总体来说,除了豌豆射手了一点,有时候自我中心了一点,对保养大脑执着了点,其他方面倒是挺无害的,甚至可以说非常单纯。

抓到申东卖他作业也没生气,跟那小奸商讨价还价了半天,但没多久又好像完全忘了这件事,也没见他跟申东追过债。

许子聪有点看不过眼——出于无法抑制的正义感,他对自己这么解释。后来申东撺掇黄剑开淘宝卖论文,许子聪搞了个账号正经不正经地买过几篇,每次都追着要代笔的支付宝账号。其实一开始在内心里他是反对黄剑做代笔的,因为这简直就是在浪费黄剑的才华,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可以通过这方法跟黄剑约文探讨的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阿里爸爸。他还翻过店里的交易记录,打着围观热门研究方向的旗号,题深的觉得人家占黄剑便宜,题浅了觉得人家小看黄剑……总之除了自己的题,别人的都看不顺眼,也不想想自己还为了调戏黄剑下过让他研究爱情动作片姿势的单呢,也不知道谁最耽误谁。

 

 

05

单纯就是单纯,他并不觉得黄剑情商低。

一个能精准打击别人痛处的人,如果留心,自然能避开这些雷点与人好好相处。

只是黄剑乐得把自己缩在熟悉的小圈子里呼风唤雨,毕竟总人能穿过虚张声势的暴风骤雨凑上来包容他。

许子聪有时候觉得,黄剑是被溺爱过度了,这让他十分不爽。





================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说好的纯纯的校园恋爱呢?!


希望大家有条件都去看看奇葩朵朵,尤其喜欢演员的,不看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