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还没修好

低产,难吃,画地为牢,随心所欲
乐衷把喜欢的凑在一起,无所谓原先是官推还是拉郎
基本是个all受,基本不吃水仙
混乱邪恶


理解角色请看原作,我流同人全是演技
解读真人请看采访,我流同人全是妄想

 

[林秦衍生|谢训x黄剑]他

*及时自奶一口,无剧情,无逻辑

*自拆cp就问我自己怕不怕


谢训看着拦住他的男孩,心中暗道一声巧。

男孩应该是不认识他的,这会儿正小心翼翼地贴在墙边,不断调节掌中镜子的角度观察着墙外。

谢训饶有兴致地盯着他如履薄冰的一举一动,挑了挑眉。

这还是被打怕了吧。

谢训揣测着,没有鄙夷也没有同情,只是觉得有趣。

“行了,这会儿很安全,走吧。”男孩将镜子塞进束口袖里,撑起包带,囫囵地套上挎包,将包往背后一甩。相比刚才,这套动作完成得十分轻松潇洒,看得谢训又是一乐。

“谢了啊。”谢训假模假样地道了个谢。

男孩没料到谢训会搭话,愣了一下,随后回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算是应了谢训的道谢。

终于看到男孩正脸,略带婴儿肥的脸上贴着的创口贴看得谢训莫名心痒,顺势就套上了近乎:“哥们儿哪个班的啊?”

“高一一班,黄剑。”



直到走到校门外道别,黄剑也没问谢训姓甚名谁,谢训倒是不意外。

来日方长。

他从口袋里摸出个干瘪的烟盒,不耐地啧了啧嘴,深吸了几口气,还是没驱除掉口腔的干涩感,最终还是跟路边店要了辆破摩托跟了上去。

亲眼看到黄剑上楼才心急火燎去买烟。


不过871附中的事,他是没打算管的,他也管不着。


他第一次见着黄剑,他在871附中外面,黄剑在学校里面,中间隔着条人工河。

他在这边被追求他的妹子堵着个正着,抬眼看到那边那帮收保护费的也正巧堵着个人——那人看着一般有钱又不够逆来顺受,也不知道怎么就被缠上了。妹子见他分神,顺着他目光望去,一看便认出那人来。

“那人叫黄剑,强化班优等生,那群老家伙宝贝得不行,据说这人嘴贱脾气差,呵,再宝贝也没用,该教做人就得教做人。”妹子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倚过来挽谢训的手臂。

谢训侧身让开,示意自己抽根烟。

河对面僵持了一会儿,对抗又变得激烈了起来。黄剑的背包被扯下来扔进了河里,他正准备追着去捞,就被捉回来按在篮球场外的铁丝网上挨了两拳。

谢训抽着烟,眯着眼睛看着河对面,故意忽视身边妹子捧脸花痴的样子。

这片混社会的只要长得没那么寒碜大多都是有人贴上来的,他们也乐得拿这些炫耀。谢训尚在学校的时候也为此虚荣过,后来自己咂摸过味来,便觉得实在无聊。

“切,怎么把教体育的叫来了,当真宝贝得紧。”妹子突然冷哼一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注意力又放回河对面去的。

被称为教体育的身材魁梧的青年人抡着椅子冲了过去,小混混顿时四下散开,体育老师盯着揍了黄剑的那人穷追不舍,很快河畔就只剩下黄剑一个人。

只见他用手臂蹭了蹭脸颊,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河里。

“扑通”,河水绕着他吹出几叠同心圆。

谢训下意识看了看手中的烟,总觉得刚才那下溅起的水花把他的烟给浇灭了。

黄剑很快抱着他的背包爬上了岸,谢训就着他湿淋淋的背景猛吸了一口,还是感到这烟跟泡了水一样,突然就淡出鸟来。


谢训第二次见着黄剑倒是看到他长啥样了。

当时他趴在新开的书吧二楼窗口抽烟,看走过来的身影有点眼熟,就听到有人喊“黄剑”,来人应声转过头。

谢训顿时又想起那天果断的一跃,和着记忆里涟漪荡出的节奏,慢悠悠吐出几口烟圈。

好想为了迎合谢训回忆似的,喊住黄剑的人没一会儿就围了上来——又是那帮收保护费的。

“你,嘶,怎么不跑啊。”领头的倒是没被体育老师怎么样,全胳膊全腿,就是说话咧嘴巴时扯着嘴角疼,时不时嘶一下,好似漏风。

“白痴吗?跑不过那我跑什么。”黄剑回答得理直气壮。

谢训听得直乐,倒是书吧老板急匆匆上来向他求援,这书吧刚营业就在门口闹个斗殴不是好兆头。谢训虽然还想看看黄剑怎么应对,但终究还是生意重要,他略遗憾地潮老板点点头,回过头继续往下看,就这么一会儿,领头的已经钳住了黄剑。

手腕可真细。

谢训一边朝领头的头上弹烟头,一边感叹道。

“谁这么不长眼?”神经紧绷时被这暗器一戳,领头的差点尖叫出声。回到门口待命的书吧老板立刻迎上去解释道:“训哥有请。”顺手把“营业中”的牌子摘了。

黄剑瞄了眼地上还在坚挺燃烧的半截烟,仰头看向二楼。

有个窗户开着,窗帘被风吹出来,撩出漫不经心的弧度。

黄剑用手打了个凉棚,也没有看到窗边的人影。


====



没了!

自拆cp是没有结果的。社会训哥x出狱小裴才是我标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