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还没修好

低产,难吃,画地为牢,随心所欲
乐衷把喜欢的凑在一起,无所谓原先是官推还是拉郎
基本是个all受,基本不吃水仙
混乱邪恶


理解角色请看原作,我流同人全是演技
解读真人请看采访,我流同人全是妄想

 

[全职|韩叶段子]一年前的段子

本来想写个失败的求婚,但是一年过去了,忘了。

只记得叶修捧着一大束玫瑰看着韩文清,韩文清把退烧贴拍他脑门上这么个的场景。虽然写出来有点搞笑,但真的是淋雨感冒发烧了。




=======

叶修没想过自己第一次求婚竟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毕竟他跟韩文清之间太顺风顺水,甚至一不留神可能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世邀赛结束队员们回归俱乐部,叶修趁着短暂的假期飞去了q市,霸图也还在休训,韩文清带他去还没建好的国家队基地绕了一圈。他俩在叮叮咣咣声中站了会儿,叶修开始摸韩文清口袋。

韩文清之前是放弃让叶修戒烟的念头了,没想到叶修自己倒是坚持着,戒烟自然是好事,韩文清也由着他,慢慢地,叶修烟还没彻底戒掉,他倒是养成了随身带小零食的习惯。

“铁蚕豆?”叶修摸出个小袋子,兴致勃勃地打开,“有点怀念啊。”

“奶奶给你留的。”

“奶奶身体还好吗?”

“不忙的时候跟我回去看看吧。”

“唔……好啊好啊。”

韩文清看了眼正用蚕豆磨牙的叶修,叶修敏锐地觉察到了,往他手里塞了一把以示自己的大方。

两人又在叮叮咣咣中一边吃蚕豆一边溜达。韩文清嚼得咯嘣咯嘣,叶修磨牙磨得消无声息。叶修顿时觉得自己在气势上输了一筹,不由得吐槽了一句“老韩你这牙口可真好”。韩文清没接他这茬,径自又抓了一把。

其实一个还没成型的建筑工地也没什么好看的,两人不厌其烦地转了四五圈,总算看满意了,临了叶修意犹未尽地打量着建筑效果图说:“等选拔前我再来看看。”

晚上两人在研究了一会儿还在调试中的新训练软件顺便相互帮助了一把之后,终于安静地躺上了床。

叶修习惯性按住脖子,韩文清接吻时偶尔会情不自禁握住他后颈揉捏,并不疼,只是……这样一来,这一部分皮肤热度消散得要比其他地方慢一些,而且越在意越敏感,刚散开的情/欲就又涌了上来。

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叶修认为。

但他没有跟韩文清提起过。

韩文清以为叶修是颈椎疼,毕竟电竞选手职业病,加上叶修现在也算是办公室一族,虽然体检报告上看不出端倪,韩文清还是跟队医学了一些放松的手法,不过因为顾及手法不对反而会加重病情所以大多时候韩文清只是让叶修自己起来活动活动。

叶修虽然能理解这是韩文清表达关心的方式,但每次亲密过后总要自己锻炼多少会想歪。


虽然在荣耀里很容易就能猜到对方的想法,但在生活里还是要慢慢磨合呀。


“对了,你下午说让我不忙的时候跟你回去是见家长的意思吧?”


慢慢……


老韩都求见家长了,那我得先向他求婚吧。叶修想。


磨合……哎?